扫描QR code以连接劳力士微信专页。

艾德・维思特斯

一只劳力士,一个故事

艾德・维思特斯(Ed Viesturs)是史上少数不使用补氧装备,登上全球所有十四座8,000米(26,000英尺)高峰的登山家及唯一一位美国人。2005年,维思特斯攀上第14座山峰安娜普娜峰(Annapurna),成功征服这座全球最险要的山岳,获颁授国家地理学会年度探险家奖(Adventurer of the Year)。总括而言,维思特斯佩戴蚝式恒动探险家型 II,共21次登上超过8,000米的耸山峻岭,其中更7度踏足珠穆朗玛峰。

Every Rolex Tells a Story – Ed Viesturs

“人生其中一件最愉快的事,莫过于达成目标,当你攀上巅峰,便会明白之前的准备工夫并没有枉费。”

人生其中一件最愉快的事,莫过于达成目标,当你攀上巅峰,便会明白之前的准备工夫并没有枉费。这种成就感令人欲罢不能,因为它使你感到兴奋,吸引你再次投入这种感觉。我已7度登上珠穆朗玛峰,每次的感受亦不尽相同。你会希望永远停留在此,却没法做到。

起初,我只视登山为兴趣,而非职业。后来我登上首三座8,000米高峰──珠穆朗玛峰、乔戈里峰(K2)及干城章嘉峰(Kangchenjunga)──发现自己已经攀登了地球上最高的三座山峰,便想何不征服全部14座:“我已完成三座,只剩下11座。”我下定决心,并将计划名为“力登8000”(Endeavor 8000)。

“力登”计划花了18年时间完成,我返回安娜普娜的山脚──登山旅程往往在山脚结束,而非山顶──为自己的成就感到自豪,因为这是我的个人之旅,没有人要求我这样做,是我自己决定踏上的征途。这些登山经历让我明白,即使事件仿佛没有可能达成,只要心怀耐性及热情,总可以完成心中所想。我深信,如果你可以回首并说:“我已达成心愿。”那你的一生便不枉过。

艾德・维思特斯的劳力士腕表

准确报时非常重要。探险家的腕表必须堪当信赖,不易受损、防水、抗震且方便使用。登山规划是旅程的一部分,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下山计划。知道必须到达山脚的时间,便清楚回程的时间,这经常是午夜时分;若果我仍未处于山峰,我便会按照定下的规则返回,我对此非常严谨。

“我深信,如果你可以回首并说:‘我已达成心愿。’那你的一生便不枉过。”

我拥有一只劳力士探险家型 II腕表,这是我于1994年完成三座8,000米高峰所获赠的,我当时仍未想及攀上全部14座山峰。我自此每天佩戴探险家型 II腕表,所有的登山旅程亦然,迄今仍然伴随在旁。当我攀上清单中最后一座高峰,也就是安纳普尔峰,正是下午2时,我清晰记得那一刻,因为我于完美时刻登上山峰,而腕表亦在我的左右。

“我自此每天佩戴探险家型 II腕表,所有的登山旅程亦然,迄今仍然伴随在旁。”

此腕表象征着我与它一同展开的旅程。每年,你也会因为创新、更轻、更佳等因素,选购各种新器材。然而,你将无需更换腕表,因为它的外观经典,功能可靠,我永不需要替代它。事实上,腕表可能是我众多登山旅程中最重要的器材。




“每年,你也会因为创新、更轻、更佳等因素,选购各种新器材。然而,你将无需更换腕表。”

在多方面而言,探险家型 II腕表助我达成目标,亦让我保持安全,因为我在山上会基于时间下决定,若然没有准确时间,没有腕表,我或不可能生存至今。